“哄抬价格”之认定标准

  • A+
所属分类:产品合规风险

“哄抬价格”之认定标准

如此前所述,广义上的“哄抬价格”在行为方式上包括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囤积居奇、不合理大幅提价、串通涨价等形式,而结果则是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我们将逐一对上述行为方式及结果的认定标准予以分析。

1.何为价格过快、过高上涨

对于何为“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并没有全国性的统一标准。早在2003年非典时期,国家发改委就已在复函中表明“构成哄抬价格行为的具体提价或涨价幅度,由省级价格主管部门根据当地具体情况提出,并报请省级人民政府批准确定”,而在其后制定的《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实施办法》中,亦继续沿用了这一口径;此后,指导意见中亦规定,“大幅度提高”,由市场监管部门综合考虑经营者的实际经营状况、主观恶性和违法行为社会危害程度等因素,在案件查办过程中结合实际具体认定。

在疫情防控等特殊形势下,各地监管部门倾向于根据本地实际情况,就特定时间段内相关商品的购销差价率或涨价幅度设定明确的上限,超出该等上限即将被认定为“哄抬价格”。

除此之外,对于特定商品价格大幅上涨或存在异常波动已成行业共识的情况(例如:本文开篇所提及的芯片、化肥、玻璃等),我们理解,监管部门的关注重点可能会着眼于相关企业在定价相关活动上是否存在违法行为。参考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于七月发布的《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修订征求意见稿)》,其中关于“哄抬价格”构成要件的表述,由原先的“经营者违反价格法第十四条的规定,有下列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行为之一的”,拟修改为“经营者违反价格法第十四条第(三)项的规定,在市场供应紧张、价格发生异常波动期间,有下列行为之一,哄抬价格,扰乱市场价格秩序的”,上述拟作出的修订突出了“哄抬价格”的市场背景,并一定程度上扩展了损害结果的范围。具体的修订结果以及相关的执法落地仍有待进一步观察,我们也将持续予以关注。

2.捏造、散布涨价信息

关于捏造、散布涨价信息这一情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在《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查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指导意见》中对其认定标准作了细化列举,亦可为防疫领域以外的其他行业经营者提供借鉴和参考。

【经营者存在以下情形的,可以认定为捏造涨价信息。虚构购进成本的;虚构本地区货源紧张或者市场需求激增的;虚构其他经营者已经或者准备提价的;虚构可能推高防疫用品、民生商品价格预期的其他信息的。经营者存在以下情形的,可以认定为散布涨价信息。散布捏造的涨价信息的;散布的信息虽不属于捏造信息,但使用“严重缺货”“即将全线提价”等紧迫性用语或者诱导性用语,推高价格预期的;散布言论,号召或者诱导其他经营者提高价格的;散布可能推高防疫用品、民生商品价格预期的其他信息的。】

【例如:在德市监处〔2021〕24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某房地产开发企业因近期周边房地产市场向好,为提高利润、促进销售,于2021年3月在售楼处展厅悬挂张贴了关于价格上涨的相关文件和横幅,并通过项目销售员在朋友圈发布相应涨价信息。德清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该企业宣传的“超级通货膨胀来袭”、“房价即将进入2W+时代,德清市场涨价势在必行”、“受全球货币放水影响,居民抵制通货膨胀;杭嘉湖等周边城市,土拍火热,楼市热销,快速蔓延至德清;德清本地投资氛围快速提升。德清新房供应锐减,市场缺货”等内容并无合法依据,该企业通过捏造、散布上述涨价信息营造市场恐慌情绪,恶意扰乱了本地房地产市场价格秩序,构成“哄抬价格”违法行为,并对其处以15万元罚款。】

3.囤积居奇

根据《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规定,“除生产自用外,超出正常的存储数量或者存储周期,大量囤积市场供应紧张、价格发生异常波动的商品,经价格主管部门告诫仍继续囤积的”属于哄抬价格行为。因此,对于囤积居奇行为,其构成“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前提条件之一是经告诫后仍继续囤积的,但需要注意的是,执法实践中告诫的形式可能并不局限于向特定企业进行单独的书面告诫。参考指导意见中就说明,“对于零售领域经营者,市场监管部门已经通过公告、发放提醒告诫书等形式,统一向经营者告诫不得非法囤积的,视为已依法履行告诫程序,可以不再进行告诫,直接认定具有囤积行为的经营者构成哄抬价格违法行为”。

4.串通涨价

对于串通涨价行为而言,除可能构成对《价格法》下禁止价格串通有关规定的违反以外,还可能涉及《反垄断法》项下的横向垄断协议相关法律风险。需要注意的是,以《价格法》为依据对价格串通行为进行查处时通常要求其已造成商品价格较大幅度上涨;而根据《反垄断法》,只要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达成关于共同涨价的横向垄断协议就构成违法,即便上述垄断协议尚未实施的,仍可以处50万元以下的罚款。

5.不合理大幅提价

《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实施办法》规定,“生产成本或进货成本没有发生明显变化,以牟取暴利为目的,大幅度提高价格的”“在一些地区或行业率先大幅度提高价格的”亦构成“哄抬价格”违法行为,其中“牟取暴利”在《价格法》、《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中亦有相关规定,但在现行法律规范下尚无明确的认定标准,仍有待监管部门进一步出台相关的实施细则或执法口径。除此前所述内容以外,若相关企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即在相关市场内具有能够控制商品或者服务价格、数量或者其他交易条件,或者能够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能力的市场地位,则还应注意大幅度提升后的定价如果被监管部门认为是“不公平”的,则还可能涉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相关法律风险。

【《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暂行规定》第十四条规定,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或者以不公平的低价购买商品。认定“不公平的高价”或者“不公平的低价”,可以考虑下列因素:(一)销售价格或者购买价格是否明显高于或者明显低于其他经营者在相同或者相似市场条件下销售或者购买同种商品或者可比较商品的价格;(二)销售价格或者购买价格是否明显高于或者明显低于同一经营者在其他相同或者相似市场条件区域销售或者购买商品的价格;(三)在成本基本稳定的情况下,是否超过正常幅度提高销售价格或者降低购买价格;(四)销售商品的提价幅度是否明显高于成本增长幅度,或者购买商品的降价幅度是否明显高于交易相对人成本降低幅度;(五)需要考虑的其他相关因素。认定市场条件相同或者相似,应当考虑销售渠道、销售模式、供求状况、监管环境、交易环节、成本结构、交易情况等因素。】

对此,企业应予以充分重视并采取适当的合规应对措施,包括但不限于:对经营产品明码标价,不捏造、散布涨价信息;科学制订产能计划与库存管理政策,避免不合理的货物或原材料囤积;事先对拟实施的价格上涨安排进行合规审查,就定价合理性进行综合研判并保留相关支持性证据,尤其是企业主营产品与社会民生存在重要关联或对相关产业链具有广泛、重大影响,或其所处市场发生供应紧张、价格异常波动期间,尤应审慎执行价格调整决策;此外,考虑到价格执法的时效性和地域性,还应实时关注各级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发布的指引性文件和执法案例,并适时地对本企业在定价过程中的合规遵从性进行自我审查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